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:首頁 ->> 新聞中心 ->> 實時要聞 ->>
勇做“中國夢”改革創新的時代先鋒



勇做“中國夢”改革創新的時代先鋒


作者 王晶(新大陸科技集團總裁、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、第十屆、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)


圍繞“‘中國夢’改革創新”的深入思考,如同一把鑰匙,打開了自己內心深處一扇“塵封已久”的思想大門。過去五年間,置身席卷中華大地的時代變革大潮,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“中國夢”與“改革創新”時代精神的引領召喚下,展開的這一段“古老文明時代脈動”的心靈旅程,使我堅信:5000年文明的“東方醒獅”,重回世界舞臺中央,攜手世界各國打造“永久和平、共同繁榮”的光榮與夢想,必將在當代中國舍我其誰、奮勇向前的改革創新中,變為現實!


一、“中國夢”改革創新的歷史新起點


歷史總是在“不經意”的巧合與相似中,展示其辯證與必然的深邃本質。


十八世紀,在5000年延綿發展中、以獨有的輝煌引領世界的中華文明,在大清帝國唯我獨尊、盲目自大的“閉關鎖國”中,開始滑向腐朽墮落的邊緣。而此時,高舉“改革創新”時代大旗、從“黑暗中世紀”走出的歐洲文明,卻在文藝復興、地理大發現、工業革命、思想啟蒙的強勢推動下,迸發出耀眼的光芒。1840年,古老中華文明與新興歐洲文明在“鴉片戰爭”的第一次“角力”,以腐敗無能的晚清政府在西方“堅船利炮”前的全面潰敗而告終,就此揭開了中華民族在國力孱弱背景下,長達百年“苦其心志、勞其筋骨、餓其體膚、亂其所為”的苦難歷程。


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,在將晚清政府三十多年“洋務運動”的近代化成果擊得粉碎的同時,也將嚴復--這位半封建半殖民地黑暗中“睜眼看世界”的第一人,推上了近代中國思想啟蒙的殿堂: 《天演論》等譯著和思想“宛如巨石投入深潭死水”,成為近代中國“改革創新”時代精神的源起。同樣是1894年,畢生追求國家“統一、民主、富強”的孫中山第一次喊出了“振興中華”的口號。他領導的辛亥革命,在推翻中國兩千多年的封建君主專制,打開中國進步閘門的同時,也真正開啟了中華民族“從危亡走向復興”的偉大歷史征程。


在世所罕見的艱難困苦中,中華民族展現出無以倫比的勇氣、信念與擔當:從封建社會“師夷制夷,療貧起弱”的改良、變法維新,到半封建半殖民地“苦難和挫折中求索”的民族民主革命;從“玉汝于成,實現中國革命事業從挫折走向勝利偉大轉折”的紅軍萬里長征,到“共御外侮,實現中華民族命運歷史轉折”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;從付出巨大犧牲、實現“民族獨立、人民解放”的新民主主義革命,到人民當家作主、開創“民族復興新紀元”的人民共和國建立;從“探索中曲折發展”的社會主義道路上,“以經濟建設為中心”的巨大轉變;到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”改革開放中,“創造人類經濟史發展奇跡”的歷史性跨越。


經歷了170年苦難輝煌、百年復興探索、90年不懈奮斗、65年道路選擇與35年改革開放后,古老“東方雄獅”終于從世紀沉睡中蘇醒,昂首站在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全新歷史起點上!


2014年3月22日,習近平主席展開了歷史上中國國家元首對歐洲的首次“全方位正式訪問”:荷蘭、法國、德國、比利時,核安全峰會、聯合國教科文組織、歐盟總部,歷時11天、84場活動、“為和平而來,為推動合作而來,為交流互鑒而來,為共促文明進步而來”的跨時代友誼合作之旅。


從歷史深處走來、重回世界舞臺的中華文明,與近代海洋文明起點、正致力于“一體化”的歐洲文明,時隔174年,終于實現了“共同走向未來”的“第一次握手”。最高規格禮遇中國國家元首的背后,熱情的歐洲與真誠的中國跨越歷史時空的交匯,喚醒的不僅僅是世界對“古老東方雄獅”的重新認識,更在結合中歐“兩大力量、兩大市場、兩大文明”,打造“和平、增長、改革、文明”的伙伴關系,聯通中國與歐洲人民共同夢想的同時,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新起點上的“中國夢”改革創新,標定了準確而鮮明的“時代文明注腳”。


二、登高望遠的“中國夢”改革創新


2012年11月29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參觀“復興之路”展覽時,提出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“中國夢”。


短短五年間,從俄羅斯莫斯科國際關系學院、坦桑尼亞尼雷爾國際會議中心、墨西哥參議院,到美國加州安納伯格莊園、哈薩克斯坦納扎爾巴耶夫大學、印度尼西亞國會;從法國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、德國柏林科爾伯基金會、比利時布魯日歐盟總部歐洲學院,到韓國國立首爾大學、巴西國會、蒙古國國家大呼拉爾;從印度世界事務委員會、澳大利亞聯邦議會、巴基斯坦議會,到美國白宮、英國議會、越南國會,再到埃及開羅阿拉伯國家聯盟總部、秘魯國會、瑞士日內瓦聯合國總部萬國宮……


從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峰會、APEC博鰲亞洲論壇、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,到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、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、上合組織峰會;從中拉論壇首屆部長級會議、中非合作論壇峰會、“中國-拉美和加勒比國家領導人會晤”,到“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發表60周年”紀念大會、萬隆亞非會議60周年紀念大會、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大會;從聯合國70周年峰會、世界互聯網大會、核安全峰會,到氣候變化巴黎大會、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……


伴隨著中國巨人重回“世界舞臺中央”的堅定腳步,“中國夢”的最強音,在與亞太夢、歐洲夢、非洲夢、美國夢、拉美夢以及世界各國人民夢想的聯通和回響中,在“持久和平、普遍安全、共同繁榮、開放包容、綠色低碳”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與共鳴中,傳遍了世界五大洲的每一個角落。同樣是這五年,從十八大“兩個一百年”奮斗目標凝聚改革共識,到十八屆三中全會吹響“全面深化改革”號角;從十八屆四中全會勾勒“全面推進依法治國”的宏偉藍圖,到十八屆五中全會繪制十三五“全面建成小康社會”的線路圖;從十八屆六中全會“確立黨中央領導核心”、“堅定推進全面從嚴治黨”,到十八屆七中全會“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”……


從“重拳反腐、營造‘山清水秀’政治生態”的國家治理,到“重塑軍魂、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”的國防和軍隊大改革;從“直指多年經濟發展沉疴”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到“小康路上一個都不能掉隊”的扶貧攻堅戰;從“維護社會公平公正”的司法體制改革、戶籍制度改革、教育考試招生制度改革、養老金體制改革,到“讓人民有更多獲得感”的農村土地制度改革、計劃生育改革、醫療衛生體制改革、產權制度改革;從“牽一發動全身”的國有企業改革、財稅體制改革、金融體制改革、群團改革、國家監察體制改革,到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的生態文明體制改革,關系“意識形態安全與國家軟實力提升”的深化文化體制改革……


面對無前人可以借鑒的“中國道路”歷史性開拓,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,以清醒的底線思維與憂患意識,“實踐發展、解放思想、改革開放永無止境”的改革創新理念,“開創前無古人的嶄新事業”的雄心、膽識與智慧,開啟了以“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”為目標,涵蓋政治、經濟、社會、文化、生態、軍事全方位的,治國理政時代變革!


登高望遠的“中國夢”改革創新背后,當代中國正在鋪展與描繪的,是一幅空前波瀾壯闊的歷史畫卷:


無論是中國經濟“新常態”下,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立足“創新、協調、綠色、開放、共享”的新發展理念,“看得見的手”與“看不見的手”辯證統一,從“要素驅動、投資驅動”轉變為“創新驅動”的經濟體制深刻變革;還是經濟全球化再平衡進程中,東方文明大國在“共享機遇、共迎挑戰、共創繁榮”的發展理念下,攜手沿線國家打造穿越非洲、環連亞歐的廣闊“朋友圈”,共同構建的世界上跨度最長的“一帶一路”經濟走廊。


無論是開放型世界經濟新格局中,全球最大貿易國作為自由貿易的倡導者、引領者,加快實施自由貿易區國家戰略、大力推進亞太自由貿易區建設和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談判,積極構建面向全球的自由貿易網絡;還是新一輪高水平對外開放中,全球經濟增長最大貢獻者秉承更加積極主動的開放戰略,推進京津冀經濟圈“區域協同發展”、打造“陸海內外聯動、東西雙向開放”的全面開放格局,構建“互利共贏、多元平衡、安全高效”開放型經濟新體制。


無論是全方位“互聯互通”大藍圖中,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攜手亞歐大陸國家構筑貫通兩大洲的“陸地大動脈”,聯袂拉美國家修建橫跨南美洲的“兩洋鐵路”,通暢沿線國家經濟“血脈”、擴大經濟社會發展潛力;還是深度調整后的世界經濟重大變革中,世界上最大發展中國家發起設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、金磚國家開發銀行、上合組織開發銀行,成立絲路基金、氣候變化南南合作基金、南南合作援助基金,推動發展中國家與新興市場國家發展,完善公平公正的全球經濟治理。


無論是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下,全球最早實現減貧目標的發展中國家大力實施“精準扶貧、精準脫貧”,積極構建“政府、社會、市場協同推進”的大扶貧格局,推進經濟社會包容性發展的同時,支持和幫助廣大發展中國家特別是最不發達國家消除貧困;還是人類可持續發展路徑和治理模式創新探索中,世界“節能和利用新能源、可再生能源”第一大國扎實推進“生態優先、綠色發展”的長江經濟帶建設,積極構建公平有效的全球氣候變化治理機制,推動更高水平的全球可持續發展。


無論是“世界多極化、文明多樣性、國際關系民主化”全球大趨勢中,作為當代國際體系的參與者、建設者、貢獻者,在人類“命運共同體”理念下,推動構建以“合作共贏”為核心的新型國際關系,積極打造遍布全球的“平等相待、互商互諒”的伙伴關系網絡,共同塑造更加公正合理的國際新秩序;還是在“和平、發展、合作、共贏”的時代潮流中,作為維護世界和平、促進共同發展的堅定力量,貫徹“總體國家安全觀”,倡導“共同、綜合、合作、可持續”的新安全觀、“理性、協調、并進”的核安全觀、“和平、安全、開放、合作”的網絡安全觀,營造公道正義、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。


歷史新起點上的古老中國,目光所注視的,已經不僅僅是發展道路上“中等收入國家陷阱”的跨越、國家現代化新“高度”的標定;更非局限于為變革中的世界經濟注入正能量、為“開放型世界經濟”譜寫新篇章;“東方醒獅”的眼中,更多映射出的是:5000年文明的中國,面對人類“永久和平、共同繁榮”文明道路的開拓創新時,一往無前的勇氣信念與舍我其誰的歷史擔當!


三、弘揚“中國夢”改革創新時代文化精神


英國著名歷史學家湯因比在1961年出版的《歷史研究》中寫道:“中國有可能自覺地把西方更靈活也更激烈的火力,與自身保守的、穩定的傳統文化熔于一爐,如果這種有意識、有節制地進行的恰當融合取得成功,其結果可能為人類文明提供一個全新的文化起點。”


以中華文明與西方海洋文明始于1840年鴉片戰爭的歷史“大碰撞”為背景,中華傳統文化價值觀在與不同文化價值觀之間“交流、交鋒與交融”的“血與火”的洗禮中,在異常曲折的自我“困惑、背離與回歸”中,走過了“鳳凰涅盤、浴火重生”的艱難歷程:從半封建半殖民地“師夷制夷,療貧起弱”的文化價值觀困惑,到五四運動“新文化救中國”的文化價值觀大沖擊;從“馬克思主義來到中國”的文化價值觀重塑,到“文化大革命”對傳統文化價值觀的反叛背離;從改革開放“虛心學習借鑒人類社會創造的一切文明成果”的思想大解放,到今天“馬克思主義中國化”創新過程中,回歸歷史與傳統的文化價值觀多元重構。在兩大文明“交鋒沖突”與“交流互鑒”的歷史辯證中,西方海洋文明“改革創新”的時代精神 “血液”,融入了中華文明源遠流長“和而不同”、“和合共生”的文化血脈中;順應了歷史與時代發展的中華文明,攜著前所未有的蓬勃生命力與創造力重新回到了“世界舞臺中央”。在5000年歷史長河中,始終承載著中華民族生生不息、發展壯大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價值觀,也得以站在“世界舞臺”的歷史新高度,在“和平發展、合作共贏”的時代潮流中,伴隨著中華民族復興的偉大歷史進程,再度深刻影響與改變人類文明發展的軌跡。


而植根于如此深遠厚重的文明土壤與文化精神滋養,在民族偉大復興道路上起源并不斷“生長”的“中國夢”改革創新時代文化精神,則在搭建起“時代精神傳承”與“傳統文化回歸”、“人類文明進步”與“中國道路開拓”、“世界大同”的人類文明夢想與每個中國人內心濃重的“家國情懷”之間的,文化與精神的“橋梁”的同時,也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崇高事業,與人類“構建‘永久和平、共同繁榮’命運共同體”的文明進程,無可分割地交織融合在了一起;賦予了“古老中華走向現代”道路上、“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創新”進程中,今天正在發生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培育與文化價值觀變革,以意義尤為深遠的文明擔當。


“在實現中國夢的進程中,將按照時代的新進步,推動中華文明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,激活其生命力,把跨越時空、超越國度、富有永恒魅力、具有當代價值的文化精神弘揚起來”,“讓中華文明同世界各國人民創造的豐富多彩的文明一道,為人類提供正確的精神指引和強大的精神動力”。2014年3月27日,習近平主席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的演講,向世界清晰地詮釋了“中國夢”改革創新時代文化精神的文明血脈、文化使命與精神真諦。


四、東方醒獅的“中國道路”


2014年3月,習近平主席訪問德國期間,德國總理默克爾贈送給中國貴賓一幅繪制于1735年的德國版中國地圖。300年前“康乾盛世”的帝國圖景,在無數中國人的內心深處激起波瀾:因循守舊的封建君主專制下最后的鼎盛輝煌,究竟無法阻止“古老東方雄獅”在現代化浪潮前“百年沉睡”的歷史沉淪;而改革創新的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”道路選擇,才再次托起了的東方醒獅“世界第二大經濟體”的現代化高度與“國家富強、民族振興、人民幸福”的偉大復興夢想。


在“道路決定命運”的歷史沉浮中,在文明交流互鑒的“內生性演化”中,在傳承歷史、順應時代的深刻變革中,厚德載物的中華文明迸發出海納百川、兼收并蓄的包容力、融合力與創造力:無論是西方工業化道路宿命的打破,還是人類經濟發展史奇跡的創造;無論是“馬克思主義中國化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實踐創新,還是“后起國家以和平方式實現振興”的文明道路開創,抑或是7億多人口擺脫貧困的“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偉大成就”的取得;中國道路上古老東方雄獅的“蘇醒”的讓世界為之震動!


而歷史新起點上,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正在開拓的“全面建成小康社會、全面深化改革開放、全面依法治國、全面從嚴治黨”的現代化治國理政創新實踐;全球經濟增長最大貢獻者正在推動的“公正、公平、共同繁榮”的開放型世界經濟;世界上發展最快的經濟體正在推進的“尊崇自然、綠色發展”的生態體系構建;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正在倡導的“和而不同、兼收并蓄”的文明交流、正在踐行的“共商共建共享”的全球治理理念;以及世界上“唯一沒有中斷”的古老文明正在培育和弘揚的,“傳承時代精神、回歸歷史本源”的“中國夢”改革創新時代文化精神、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,無一例外都昭示著東方醒獅的“中國道路”,將接過人類文明火炬傳承發展的“天降大任”,在政治文明、物質文明、生態文明、社會文明與精神文明歷史新高度的開創中,譜寫人類文明創新發展史詩中,無可替代的新篇章。


“歷史的道路不是涅瓦大街上的人行道”。毋庸置疑,從歷史田野的“塵埃與泥濘”中,一路曲折穿行而來的“中國道路”,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征程與人類文明道路的創新開拓中,注定要遭遇“叢林與沼澤”、“陡坡與險灘”:無論是“百年沉睡”后,正在從“社會主流價值迷失與核心價值弱化”中走出的“十三億人的精神重建”;還是“經濟奇跡”背后,面對“城鄉地區、行業階層與發展階段差別”深層次矛盾的社會公平正義維護。無論是日益嚴峻的環境污染面前,“三期疊加”的中國經濟正在進行的從“要素驅動、投資驅動”向“創新驅動”的可持續發展轉軌;還是在社會結構深刻變動的背景下,對于“脫離群眾”的官僚特權與“侵蝕執政根基”的腐敗問題的重拳治理、揚清扶正;抑或是經濟全球化、世界多極化大趨勢下,在紛繁復雜的國際形勢、層出不窮的各種挑戰、此長彼消的力量博弈中,對于世界和平、開放、包容性發展道路的堅定維護。


“中流擊水,不進則退”!面對前人不曾企及的綜合國力與豐碩物質成果,面對“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”的戰略機遇,歷史新起點上的“東方醒獅”,能否根本去除“百年沉睡”的思想沉疴,打破因循守舊、“一畝三分地”的守成意識,迸發中華文明自信力、融合力與創造力新的光芒?能否徹底鏟除“貪腐特權”的思想根源,摒棄“為一己之私偏離人民、公平與正義”的利益角力和爭奪,以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奠定中國道路可持續發展的牢固根基?能否真正重拾“明知山有虎、偏向虎山行”的“雄獅之勇”,在激濁揚清的“自我凈化、自我完善、自我革新、自我提高”、革故鼎新的“自我革命”中,再度凝聚中國道路上“奔跑前行”,跨越挑戰、創造未來的磅礴力量?


這些問題的回答,決定了“東方醒獅”的中國道路,將以何種方式走向未來!


五、勇做“中國夢”改革創新的時代先鋒


“歷史是勇敢者創造的。”2017年1月,習近平主席在瑞士達沃斯,面對50余位國家元首、政府首腦和國際組織負責人,超過100個國家和地區、數以千計的全球精英,這樣說道。


剛剛過去的五年,從民族偉大復興“中國夢”前,“始終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”的信念堅守;到治國理政時代變革中,“個人生死、毀譽置之度外”的責任擔當;從“四個全面”莊嚴承諾下,敢破敢立的政治勇氣;到“不敢腐、不能腐、不想腐”的正風肅紀后,眾望所歸、實至名歸的黨心民心所向……


無論是法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“一花獨放不是春,百花齊放春滿園”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倡議,還是北京APEC大舞臺“凝聚共識,覆蓋太平洋兩岸”的全方位互聯互通格局;無論是創辦伊始便匯聚了五大洲57個意向創始成員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,還是正在成為亞歐非大陸“沿線國家合唱”的“一帶一路”戰略構想;無論是中國杭州G20“挖掘各國和世界經濟增長新動力”的《創新增長藍圖》,還是瑞士達沃斯“應勢而為、勇于擔當”解答世界經濟之問的“中國聲音”,抑或是聯合國總部“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,實現共贏共享”推動全球治理體系變革的“中國方案”……


“中國道路”勇立潮頭、只爭朝夕的銳意改革與激勵創新,清晰而莊嚴地向世人宣示了“東方醒獅重回世界舞臺中央”的時代轉變。


當“四個全面”托起中國夢,十八大成為“一個大時代”的歷史分水嶺;當“人民獲得感”成為改革試金石,“以人民為中心”托起“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”的不變堅守;當中國機遇推動世界,越來越多的國家搭乘中國發展的“快車”、“便車”;當中國新年成為全球性節日,“新常態”成為“西方民主”外國家轉型道路的重要選擇;當中國結構性改革與創新增長方式引領世界,全球治理變革的“中國方案”聚焦世界的目光;當中國最高領導人成為全球化和自由貿易的世界領導者,一個五千年的古國再度成為世界格局的“中國擔當”……每一個中國人的靈魂最深處,都清晰而驕傲地知道:中華民族復興的偉大時代,正昂首向我們走來!


“每一個中國人都是主角、都有一份責任。”歷史潮流賦予當代中國的宏大際遇與夢想,偉大目標、光明愿景背后的艱巨使命與征程,“世界舞臺中央”空前廣闊的歷史舞臺,都在召喚著每一位中華兒女的時代共鳴與歷史擔當。


天高任鳥飛、海闊憑魚躍。無論是走在時代前列的奮進者、開拓者、奉獻者、搏擊者,還是尚處在思維誤區的悲觀者、旁觀者、偏執者與抵觸者;無論是“關鍵少數”的主政者、利益既得者、資源擁有者、位高權重者,還是“大多數”的工人、農民、軍人、大學生、知識分子;無論是文藝工作者、新聞工作者、科技工作者、教師、體育健兒,還是老同志、青年、婦女、少年兒童,道德模范,一線勞動者;迎面而來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時代,正在呼喚更多有勇氣、有擔當的時代弄潮兒,在“中國夢”改革創新的歷史進程中,勇于“改變世界為己任”,勇于“開創引領世界的大格局”,勇于“功成不必在我”,勇于“讓后來者和我們的子孫后代擁有更大的夢想空間”……潮平海闊、千帆競發,“中國道路”上,讓我們勇做“中國夢”改革創新的時代先鋒!


英國經濟學家安格斯.麥迪遜在2001年《世界經濟:千年展望》的序言中寫道:中國將會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經歷“從鼎盛到衰弱、再從衰弱到鼎盛”的主要文明。古老東方文明國度上,承載著人類宏大文明夢想與發展藍圖的歷史車輪,正滾滾前行……


“中國夢”改革創新,這盞璀璨奪目的“東方明燈”,必將冉冉升起,普照世界的每一個角落!

分享到:0
河南快3开奖结果